主张您的位置: 首页 > 主张 >

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探讨后疫情时代高质量发展

发布时间:2020-09-03 15:14:12   来源:    浏览次数:306



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探讨后疫情时代高质量发展

——人大国发院举行专题线上论坛

 

2020年8月28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主办、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社会系统工程研究中心承办的“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与后疫情时代高质量发展”论坛在线上召开。来自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生态环境部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等的多名专家学者出席会议,从不同角度围绕“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与后疫情时代高质量发展”的主题展开讨论。会议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与发展战略研究院社会系统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张云飞主持。

微信图片_20200903152211.jpg

张云飞


会议围绕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与后疫情时代的高质量发展的主题,展开了深入、多层次、多维度的思考,特别是对于生态文明建设的问题、目标、意义等提出了深刻的见解和认识。


第一,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科学内涵和理论贡献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新闻学院教授莉丽指出,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对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围绕生态文明建设提出的一系列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高度概括和科学的总结;涵盖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的各个领域,具有严密完整的理论框架和内在逻辑,蕴含一种新的科学话语体系,是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的根本遵循和行动指南。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深刻地阐明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辩证统一关系,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理念。处理好经济和环境的关系,首先要在环境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多重目标中寻找动态平衡。

微信图片_20200903160252.jpg

王莉丽


生态环境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吴舜泽教授指出,我们在2018年5月18日至19日召开的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正式确立了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核心要义集中体现在:坚持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坚持人和自然和谐共生;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坚持良好生态环境就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坚持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坚持用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保护生态环境;坚持建设美丽中国全民行动;坚持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其中,“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最核心、标志性的判断。

微信图片_20200903152218.jpg

吴舜泽


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党委书记杨开忠教授指出,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引,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对推动人类文明生态转型、建设美好世界具有不可替代的支撑引领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强调,要加快构建生态文明体系,包括生态文化体系、生态经济体系、生态目标责任体系、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生态安全体系。这五大体系不是空中楼阁,其对生态文明的兴衰具有全局性、长期性、根本性的决定作用。

微信图片_20200903152220.jpg

杨开忠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宏春指出,应从习近平总书记的报告、讲话和批示中去挖掘和分析,特别是要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价值观、方法论去研究,这样才能把生态文明思想层面的东西总结出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提出了构建生态文明体系的问题,生态文化被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但从国内的研究看,生态文化研究并没有给予特别大的重视,这一点仍需加强。

微信图片_20200903152226.jpg

周宏春


第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论内涵和实践途径。

吴舜泽教授指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在一个长期的过程中丰富和完善发展起来的理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讲的是绿色发展,生态环境保护就是绿色发展题中应有之意,绿水青山既是自然财富、物质财富,又是社会财富、经济财富,这是传统的协调和可持续理念的升华部分。可从两方面理解:第一,“就是”意味着根本不需要转换,就是价值的含义,绿水青山就是幸福,就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就是发展的内涵。第二,“就是”意味着现在实践操作当中比较多的就是转换,是一种转换通道。

中国林业科学院研究院副院长、中国林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陈幸良研究员指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具有四多重深刻的含义,其中最重要的含义就是绿水青山要给守着绿水青山的农民和从业者带来现实的收益,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守护好绿水青山。所以说,绿水青山源源不断地带来金山银山,这是我们最终的目标。以此,绿水青山不仅还在,而且还能源源不断地带来金山银山,这是一个理想的状态,也是我们为之奋斗的重要目标。

微信图片_20200903152231.jpg

陈幸良


周宏春研究员指出,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具有六个原则,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本质要求,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基本内核,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这是系统思想。绿水青山本身有价的比如说城里人到山水好的地方旅游,当地人宣传我们这个地方环境好、负氧离子多,这就是价值除此之外,还有净化功能、服务价值和文化价值对于这种绿水青山的价值而言,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不同的实现方式。


第三,生态文明建设的哲学基础。

吴舜泽教授指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讲的就是生态环境保护和发展的关系。过去很多时候,“两山”被割裂、对立,习近平总书记认为这两者是一体的,这是一种哲学突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绿色发展观的核心,是最重要的发展理念,也是推进现代化建设的重大原则,揭示了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揭示了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的道理,指明了实现发展与保护协同共生的新路。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陈学明指出,生态文明建设主要是为未来的人考虑的,然而实际上当今人类就已经面临着人类能否继续生存的问题。我们应该结合此次新冠疫情,加深理解马克思主义生态世界观所揭示的生态问题的严重性。面临生态危机,我们要深入思考这种生态问题与危机对人类究竟意味着什么,究竟会把人类引向何处去。马克思主义生态世界观能够使我们充分认识到,生态危机的本质,即人类社会能不能继续存在下去的问题,取决于当今人类能不能跨过生态危机这个槛。作为马克思主义生态理论的研究者,我们应该当好生态问题严重性的“吹哨人”。马克思主义生态世界观,一方面是在应然的层面上展开的,即我们应该怎么样?这是从人与自然相互关系的角度认识在理想社会究竟应该怎么样。同时,马克思主义生态世界观又在现实层面上展开。也就是说,它可以使我们回到现实之中,揭示现实世界当中人跟自然之间的对立。马克思是从哲学的高度认识人跟自然对立的本质,这样就使我们从根本上来认识生态问题危害的严重性。按照马克思的论述,生态危机主要是使人类丧失基本的生活要素。对生态问题的严重性认识和对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性认识是联系在一起的,现在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意识到面临生态问题的严重性,我们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深刻认识到进行生态文明建设实在是太重要了。

微信图片_20200903152216.jpg

陈学明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郇庆治指出,就生态马克思主义而言,我们对于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的主流看法,或者说关于生态的社会主义有着一种未来绿色前景,应该说是比较乐观的。国内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有着广阔的未来经济愿景,其主要来自于如下三个意向:第一是生产力高度发达,第二是大规模集中化的生产和经济,第三是美好生活。三者是在政治正确意义上被使用的,也是我们今天讨论的基础。然而,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所深刻挑战的正是上述支撑着我国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经济愿景”的三个意象,如果我们旗帜鲜明、知行合一地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现代化的哲学价值观,坚持生态文明的社会主义政治取向、坚持五位一体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整体性目标意涵与综合性推进战略,我们就必须重新考虑这样三个意向。马克思主义生态学,绝非只是马克思恩格斯经典著述的阐发或再阐释问题,而是已然成为一种面向当今时代的批判性新哲学或新政治,甚至是一种真正的生态学。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理论及其研究,绝不仅仅意味着对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的文本诠释或再阐释,其主要还在于结合时代条件,对于合乎生态可持续原则的社会主义价值理念与制度构想的持续推进,这是我们特别值得重视的。2020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是一个具有形塑生态文明建设未来潜能的重大事件,我们也应如此理解党和政府最近提倡的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际国内互促的双循环发展新格局的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意蕴。

微信图片_20200903152235.jpg

郇庆治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哲学学院院长王雨辰教授指出,生态马克思主义理论是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生态中心主义则是有机论的生态世界观与自然观,生态中心主义和有机马克思主义反对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现代人类中心主义和生态学马克思主义为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辩护,二者对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的理解有本质的区别。从哲学史来看,马克思超越了近代西方知识论哲学,创立其独特的生态思维方式和生态哲学。具体而言,马克思继承了德国古典哲学的实践原则和历史原则,并且把两个原则贯彻到底,科学地解决了人和自然的关系、主观和客观的关系,实现了对近代哲学的超越,创立了实践唯物主义哲学。实践唯物主义哲学跟近代哲学相比,其研究对象、任务和功能都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其使命是通过哲学理性去把握世界的本质和规律,不是把整个世界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而是研究人类社会的历史,人类社会历史包括人类社会历史本身,也包括纳入实践中的自然、人和自然的关系。

微信图片_20200903152249.jpg

王雨辰


周宏春研究员指出,生态文化也是中国文化很重要的一方面,这与哲学、社会学研究是密切相关的,是价值观、行为规范,是人的意识。文化具有更持久的影响,有着更为深刻的重要性。中国有很多的优良文化,比如说研究生态文明都会用到的天人合一思想、道德经里关于道法自然的思想,等等。现在有专门的生态文化创作作家,还有航拍中国等创作,都非常有意义,这使我们感觉到,祖国山河的美好,我们的文化博大精深。现在国家林草局还在推中华生态文化示范村的建设,也是让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实际上跟脱贫致富也是密切相关的。


第四,生态文明建设的空间布局。

杨开忠教授指出,空间组织是生态文明建设面临的重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的空间组织问题。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主持通过了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在这个总体方案里面特别强调空间均衡的理念。把生态文明空间组织上升为制度,明确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空间规划体系,这两项制度是我们构建产权清晰、多元参与、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的两大支柱。生态文明建设,必须以人类为中心,这就自然要求我们在地域上和空间上,以集聚绝大多数人口的城市为中心来推动生态文明建设。城市已经是人与自然共生的主体形式,经过200多年工业革命的发展,无论是中国还是世界,城市人口都已经成为人类的主要成分。城市在人与自然共生的空间组织中起着支配的作用,城市是应对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从城市在人与自然共生的空间组织中的支配作用来看,我们搞生态文明建设不仅不能脱离城市,而且必须以城市为主导。城市创新是驱动人类文明转型的核心的引擎,我们强调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必须以城市为主导。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欧阳志远指出,农村是人化自然的典型,城市是人工自然的典型。农村是相对简单的系统,城市是一个复杂巨系统。农村和城市生态文明建设的差异,在于自组织和他组织的不同效果。美丽乡村建设必须以农村生态利益共同体为支柱。城市生态文明建设,在大格局下如何实现自组织,是进一步研究的方向。

郇庆治教授指出,新冠肺炎疫情这样一个突发事件表明,其中的复杂性所涉及的方方面面要远远超出我们已有的理论认知甚或想象。一方面,对于武汉这样的超大规模都市来说,理应重新考虑目前采用的社会政治制度形式和治理机制是不是充分的,以及如何确保它们能够及时、协调与有效发挥作用。还要进一步追问,它们是否能够成为一个民主地自我组织和对整个社会负责的地域空间,并依此来审视我国近年以来所大力推动的城市化都市圈。另一方面,除了应关注现代交通手段导致的人口快速流动所带来的公共治理与安全方面的风险隐患,更要深入分析这种超大规模流动背后的无序与浪费特征及其经济社会背景。无论是农民工还是高校学生的庞大人口流动所体现的,其实都是不均衡的经济社会资源的配置,并反过来弱化了作为城市和乡村而存在的社会的自主性。

微信图片_20200903152246.jpg

欧阳志远


第五,生态文明建设的价值取向。

吴舜泽教授指出,在我们旧有的衡量价值评判标准上,由于没有加入生态环境的考量,从而将环境保护和解决发展对立起来。生态文明的建设,要把提供生态产品作为发展的一个重要内涵,或者是将保护生态环境看做是发展的应有之意这将极大地丰富社会主义生态文明观,实现认识论和方法论的统一。污染物不是环境保护过程中产生的,而是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产生的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从经济社会发展过程当中进行解决,要追求全面发展、全面进步保护生态环境、建设生态环境,体现了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是一种新的文明表达和一种形象表达。

陈学明教授指出,到了后疫情时代,我们应当更加注意展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充分利用社会主义制度来进行生态文明建设。如果没有高度统一的领导,没有把国家的力量集中在一起,没有人民至上、为人民谋利益的价值观,不把老百姓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进行生态文明建设将是困难的。我们必须全面认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人为本”等基本理念。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以人为本,已经成为我们立国的基本理念,经济建设是中心,但中心不等于是目的,不要把中心作为目的;而“以人为本”这个理念则必须要有新的认识,要全面认识。以人为本只相对于以物为本才是成立的。我们不能把“以人为本”仅仅理解为满足人的物欲,而是应当理解为满足人的物质、精神、文化、心理等各方面需求,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以此为出发点,我们必须反对无限夸大人的力量,一定要降低人类活动的强度。

郇庆治教授指出,按照马克思主义生态学的理解,个体应该注重关于自然生态尊崇敬畏与绿色生活观念风格的培育问题;社会和国家应该注重自然生态系统及其重要元素的日常制度化保护与社会成员的制度性规约的问题;全世界应该基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与价值观的重大疫情协同应对生态问题。从个体到国家层面,再到全球层面来推进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我们在疫情之后,即后疫情时代进行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将会面临着更多的挑战,特别是在国际层面上,甚至可能会变为更为严峻的挑战。

王雨辰教授指出,生态文明建设应该立足于满足人民的生活基本需要,特别是穷人的需要。我们现在尽管是为了美好生活,实际上核心还是生存导向,还不是生活质量导向。所以,发展依然是我们国家的第一要务。我们国家追求的是民族国家的可持续发展与全球环境治理,保护全球环境治理和地球家园之间的有机统一。要实现这个目标,一是要形成共同利益,二是要提升人类的道德境界,只有这两方面都做到了,才能从工具论上升到目的论。中国形态的生态文明理论应该是马克思主义所秉承的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任何生态学理论建构都离不开人类的历史和经验,都具有社会历史的特征,马克思主义明确反对生态中心主义的价值观,马克思所讲的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是以价值理性为基础的人类中心主义的价值观,其不仅不会带来生态危机,而且强调以价值理性为基础的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这为人类与自然关系的和谐与共同发展奠定了科学基础。

张云飞教授指出,爱国卫生运动应该坚持人民性的价值取向。在爱国卫生运动的发展与创新过程当中,要坚持为了人民群众、依靠人民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也是我们在进行生态文明建设过程中的重要价值基础。


第六,统筹疫情防控、社会经济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

王莉丽教授指出,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新时代经济发展的基本特征就是我国的经济已经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了高质量发展阶段,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建设是高质量发展的生态要求。高质量发展意味着经济发展与环境、社会的和谐发展,意味着中国与世界的和谐与共赢的发展。推动后疫情时代的高质量发展,首先需要处理好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推动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更要统筹推进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社会经济发展生态环境的保护工作。

吴舜泽教授指出,在后疫情时代,统筹经济社会发展和疫情防控、新旧动能转换的时候,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有些地区生态比较良好,但是生态的价值体现不出来,很多贫困地区是主体功能限制开发区,却是重要的生态功能区,这里形成了一种“绿色的贫穷”。为此,我们要将它们转化为“美丽的富饶”。这是值得关注的现象,我们绝不能在这些区域走传统的工业化道路,而要统筹生态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实现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在这方面,有一个最需要做的工作,就是生态产品的价值实现机制,或者叫转换的路径问题。在统筹疫情防控、社会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中,要在“绿”中寻“机”、拓宽路径,更为重视绿色创造发展的引领性,更加突出绿色发展对经济增长潜力的持续性,从而促就业、促消费、增加收入,实现绿色增长、绿色财富、绿色福祉的统一,使我们未来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社会发展和谐互动、高效包容,创造一个融合发展、韧性持续的现代化经济体系。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与发展战略研究院社会系统工程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学报编审林坚指出,要用系统工程的思路和方法来统筹社会经济发展与生态文明的建设。系统工程涉及要素多样,结构复杂,功能全面,而生态文明建设就是一个社会系统工程。这是一个需要全方位、全领域、全过程研究和探索的对象,而经济、社会、文化、政治、生态文明都贯穿其中。推进生态文明体系和绿色发展有几项重要工作,其中一项重要工作是生态文明教育,应该形成一个全覆盖、多层次、广领域的生态文明教育体系,包含农业、林业、水利、气象、地理、工业、服务业、信息业等行业;要把生态文明意识融化到人们的血液中,贯穿在人们的行为中,从而形成社会合力,将疫情防控、社会经济发展与生态文明建设向前推进。

微信图片_20200903152254.jpg

林坚


最后,张云飞教授进行会议总结。他认为,这次线上论坛坚持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从多学科的角度研讨了生态文明的基本理论问题,从社会系统工程的角度探讨了统筹疫情防控、社会经济发展、生态文明建设的现实对策,进一步加强了对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核心要义、科学体系、理论贡献和指导意义的科学认识,取得了预期的成效。

来自全国的1800多位各界人士、学者和学生参与了这次线上论坛。

 

(本刊记者 郑挺颖  文 张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