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新闻 >

甘肃成县5·27二氧化硫逸出事件现场追踪

发布时间:2019-10-22 12:20:21   来源:刘军民 廖素冰    浏览次数:306

不见踪影的污染事故调查报告

——甘肃成县5·27二氧化硫逸出事件现场追踪

◎本刊记者 刘军民 廖素冰 摄影/报道

就在4个多月前,甘肃成县发生了5·27二氧化硫逸出事件,这次涉及成百上千人健康、毁坏环境和农作物的污染事件,曾引起当地民意沸腾,然而时至今日,许多基本问题仍没有解决。8月2日至5日,《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赶赴当地采访了事故责任方成州锌冶炼厂、成县人民医院、成县应急管理局、成县卫健局、成县农业农村局、成县教育局、成县水务局和陇南市生态环境局成县分局,以及事发地成县抛沙镇乐楼村民众等相关各方,力图客观呈现这一重大环境污染事件的全貌,以期敦促各责任方接受教训,继续做好善后工作,以解民生之困。

12岁男孩突然失去嗅觉

8月12日,《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再一次见到了12岁的男孩潘文涛,他和父亲正站在北京安贞医院门口望着人群,显得焦虑、迷茫。这个有点胖墩墩的男孩本该在甘肃老家享受暑假,却不得不跟随父亲一次次外出求医,因为,他突然失去了嗅觉,同时变得焦躁不安、沉默寡言。

事情已经过去近3个月,但5月27日在甘肃成县发生的二氧化硫逸出事故,给潘文涛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和伤痛。

不见踪影的污染事故调查报告——甘肃成县5·27二氧化硫逸出事件现场追踪

抛沙中学的学生赵佳因吸入二氧化硫被送往医院救治

5月27日,甘肃成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在成县人民政府官网发布消息称:“5月27日上午9时10分,甘肃厂坝有色金属有限责任公司成州锌冶炼厂发生一起二氧化硫逸出事故,导致附近部分群众出现不适症状。事故发生后,白银有色集团公司和成县县委、县政府立即启动应急处置预案,开展应急处置工作,对症状明显者进行对症治疗,对症状轻微人员进行留院观察,并责成企业全面停产整顿。截至当天10时,逸出气体已完全控制。目前,暂无人员伤亡,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

该官网当天又发了第二篇消息,称各相关领导第一时间到场,事故原因为成州锌冶炼厂二氧化硫风机跳闸,导致二氧化硫逸出。事故企业为白银有色集团下属的锌冶炼加工企业。对症状明显的10人进行对症治疗,其他症状轻微者已回家。经监测,空气中的二氧化硫浓度达标,不影响群众正常生活。

5月28日,该官网发布第三篇消息,称各相关部门启动应急响应,投入到各自工作中,至28日上午9时,共筛查排查328人,住院观察21人,其中症状明显的6人情况稳定,无生命危险。由安监、环保等部门人员和专家组成的事故调查组,正在开展事故调查工作。

截至10月12日,以上3条消息是《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看到的成县政府针对此事件对外发布的所有信息。那么,在事件发生4个多月后,事件责任人是谁?具体处理或处罚措施是什么?受影响的群众一共有多少人?如何开展后续治疗和落实赔偿受害者损失等等,许多关键问题仍然没有官方解答。

像潘文涛这样的事故受害人,淹没在简单的消息通报中,而他的求医之路仍很漫长。医生告知,接触过二氧化硫气体后,他的嗅觉神经细胞已坏死,能否恢复是个未知数。他的妈妈在简陋的家中面对记者和驻村干部的询问时,只是不断重复:“我什么赔偿都不要,只求还给我一个健康的儿子。”

二氧化硫逸出被定性为设备事故

据了解,成州锌冶炼厂前身是私营性质的陇南锌冶炼厂,2011年被白银有色集团接管,2012年12月28日成立甘肃厂坝有色金属有限责任公司成州锌冶炼厂,属于国企。经营范围包括有色金属冶炼、硫酸生产等,主要产品是锌锭,产能在每年10万吨左右,算中型企业,对当地财政和就业有重要支撑作用。但工厂在生产过程中会产生有毒有害气体、有毒废渣、废水等。

不见踪影的污染事故调查报告——甘肃成县5·27二氧化硫逸出事件现场追踪

5月29日,远望紧挨村庄、学校和农田的甘肃成州锌冶炼厂。

工厂位于甘肃省陇南市成县抛沙镇乐楼村姜家坪。乐楼村位于成县县城西部5公里处,四面环山。据记者实地探访及多方了解,锌冶炼厂厂区四周均为农田、菜地,仅有一道围墙将二者隔开。厂区东南方500米内住着乐楼村12个合作社的居民,正南方不到200米为拋沙镇政府所在地以及成县三中、抛沙小学两所学校,西邻转湾村,北接强坝村,厂区周围居住人口约1万人。可以说,厂区被居民生活区域包围着。

成州锌冶炼厂生产副厂长朱钦德8月2日接受《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工厂目前占地800亩左右,在册职工850人左右,其中正式职工400多人,其余为第三方劳务公司临时工。抛沙镇本地人占一半左右。此次发生二氧化硫逸出事故的车间是焙烧车间,该车间共有100多名工人。记者采访当日,工厂处于全面停产状态,整个厂区静悄悄,仅看见门卫和留守的几个人。朱厂长说,事故发生后就停产了,工人们放假在家等通知。

不见踪影的污染事故调查报告——甘肃成县5·27二氧化硫逸出事件现场追踪

8月2日,甘肃陇南市成州锌冶炼厂大门,事故发生后该厂一直处于停产状态,工人放假在家等待通知。

据朱厂长介绍,在制酸主系统中,风机非常重要,分为排风机和引风机,引风机负责往焙烧炉里鼓风,排风机负责往外排放二氧化硫,二者同时工作。“我们设备突然停电,一台二氧化硫引风机跳闸,短时间内导致部分二氧化硫逸出,专家调查组做了两天调研后,定性为机械设备事故引发的二氧化硫逸出。”朱厂长说。

“5月27日上午9点10分到9点13分,引风机坏了,排风机继续工作,仅仅3分钟时间,二氧化硫就逸出了。工人跑了出来。当时天在下雨,二氧化硫气体不容易扩散,逸出后向东南方向飘去,那边距离一两百米处正好是两所学校,而且师生们当时在学校上课,导致吸入二氧化硫的人群很集中。”8月3日,陇南生态环境局成县分局分管环评工作的李副局长,在接受《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采访时回忆了当时的情况。记者同时从成县教育局办公室高主任处了解到,抛沙镇中小学、职校一共有学生1986人,教师394人,5·27二氧化硫逸出事故发生时,所有师生都在正常上课。

学生们集体出现中毒症状

抛沙小学六年级学生潘文涛当天上午负责给同学们打早餐,当归还餐具返回时,他已闻到异常气味,但学校后门锁上了,他耽搁了近20分钟才回到教室。教室里一片嘈杂,他看到同学们都捂着嘴,有些人出现了恶心、头痛、胸闷、呕吐等症状,已经无法正常上课。后来老师组织大家一人交1元钱买了一个口罩戴上,就让学生们提前回家了。

不见踪影的污染事故调查报告——甘肃成县5·27二氧化硫逸出事件现场追踪

5月27日上午,抛沙小学一年级学生用手捂着嘴鼻坐在教室里。

潘文涛中午回家(家住抛沙镇乐楼村)第一件事就是关紧门窗,这时他已经感觉犯恶心想吐。午饭后他终于忍不住接二连三地吐了,并且难受到哭了起来。妈妈看到脸色大变的儿子后,立刻电话叫回孩子爸爸潘兵。等父子俩急匆匆赶到成县人民医院时,医院里已经人山人海,多数都是因吸入二氧化硫而来。

住院时,潘文涛所在病房要喷洒消毒水,因味道难闻,同病房的几个二氧化硫中毒学生跑了出去。但潘文涛毫无感觉。这时医生和大家才发现,他失去嗅觉了。

不见踪影的污染事故调查报告——甘肃成县5·27二氧化硫逸出事件现场追踪

5月27日,抛沙小学的学生在家长陪同下,在成县人民医院的走廊里吸氧。

记者查阅百度百科“二氧化硫中毒”,了解到二氧化硫广泛用于工业,也是大气常见污染物,可形成酸雨。凡是接触较高浓度的二氧化硫均可致病,除直接刺激眼与上呼吸道、气管外,还可在呼吸道与水接触生成硫酸和亚硫酸,引起黏膜损伤,进而导致一系列临床症状,如打喷嚏、咳嗽、呼吸困难等,严重时可引起急性肺水肿。二氧化硫中毒也是法定职业病之一,依程度可分为轻度、中度、重度。

不见踪影的污染事故调查报告——甘肃成县5·27二氧化硫逸出事件现场追踪

一名9岁小学生住院治疗,被诊断为二氧化硫接触反应,这是其住院床头卡。

到底有多少人中毒说不清

记者从成县人民医院拿到5月27日前后治疗人员名单显示,1人为二氧化硫轻度中毒,88人为二氧化硫接触性反应,潘文涛也在88人名单中。

不见踪影的污染事故调查报告——甘肃成县5·27二氧化硫逸出事件现场追踪

5月27日中午,因成州锌冶炼厂二氧化硫逸出,大量抛沙镇群众感觉不适,来到成县人民医院检查治疗。

8月4日,成县教育局张副局长对《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表示,教育局主要负责协助医院和学校对学生们进行筛查和治疗,以及统计人数。根据他们5月27日和5月28日的统计,抛沙中小学生二氧化硫中毒者有学生70人,教师2名。这一数字与医院的统计接近。

成县人民医院的贾书记8月3日对《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说,为了让群众安心,不造成大面积恐慌,从5月30日到6月21日,医院一共筛查了2000多人,只要来医院说接触过二氧化硫,就可以免费筛查,免费领方便面。“到现在,还有人陆续过来。”他说。但是,恐慌仍旧在抛沙镇人群中蔓延。从5月29日开始,有学生家长和乐楼村民到镇政府游行,要求关停取缔锌冶炼厂,或者让村子搬迁。

与此同时,有十几名学生家长到锌冶炼厂门口要说法,工厂人员劝退无果后,派出所来了人,并与家长产生肢体冲突。学生家长之一的张利霞提供给记者的申诉材料称,抛沙派出所人员导致她双臂受伤。

据了解,成县那几天的朋友圈都被二氧化硫中毒、派出所警察与家长冲突和游行队伍刷了屏。各种说法和猜测层出不穷。

9点多逸出,11点半检测空气已达标

陇南生态环境局成县分局李副局长对记者说,当天他们接到抛沙镇的反映情况后,立即向县上分管领导做了汇报,随后第一时间组织人员来到工厂调查事故原因,并检测空气中的二氧化硫浓度。

不见踪影的污染事故调查报告——甘肃成县5·27二氧化硫逸出事件现场追踪

成县人民政府主要领导出来跟群众讲话

李副局长说,他们接到报告时是上午11点,到工厂是11点25分,11点30分开始对工厂四周4个方向的空气进行检测,“我们检测的数据和化验报告显示,当时空气已经达标。”但是,因为没有相关资质,他们没有对事故区周围的水和土取样。生态环境局的调查形成一个汇总报告,已上交到县政府。农业农村局、水务局、抛沙镇政府等各相关单位,也汇总了自己的调查情况。成县应急管理局称锌冶炼厂存在安全隐患,根据《安全生产法》对其罚款9.8万元。

但成县政府和调查组始终没有公开发布进一步消息。

县医院:从未遇过此情况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受害群众对相关部门处理问题产生不满的控诉火力点,也打向成县人民医院,甚至用上了“只追求利益,不顾病人死活”等否定语句。

对群众中出现这样的指责,医院方感到很是委屈。

8月3日,《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来到成县人民医院,成县卫健局刘局长和成县人民医院贾书记接受记者采访。刘局长说,希望能借助媒体的客观报道,让群众看到他们做的工作。

不见踪影的污染事故调查报告——甘肃成县5·27二氧化硫逸出事件现场追踪

8月3日,成县卫健局刘副局长(右2)和成县人民医院贾书记(右1)接受《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采访。

刘局长介绍了事故发生后成县政府牵头做的几项工作。

第一,立即启动了突发环境事件的应急预案,四级响应。县领导来到现场成立事故调查组,包括医疗救治组在内,分设了9个小组开展工作。医疗救治小组就设在县医院。

第二,以县医院为中心,在全县三家公立医疗机构设立了医疗救治点。县医院设立了临时观察区,并开通绿色医疗救助通道。

第三,从各个医疗单位抽调有经验有医术的医护人员参与到群众救治中。

第四,5月27日,甘肃省卫健委组织医疗救助专家组对患者进行远程会诊。第二天通过省卫健委邀请了国家卫健委医疗救治专家组,来自国家疾控中心、北京协和医院、北京朝阳医院的专家,为患者进行会诊。

专家组还到厂区周围的农户和学校走访、勘察,最后通过临床表现,诊断确定二氧化硫轻度中毒患者只有1例,是一位车间生产工人,二氧化硫接触反应有88例,主要是学生和厂周围的群众,症状是呼吸道不舒服,有恶心、呕吐现象。

县医院贾书记说,根据专家组的意见,48小时后二氧化硫中毒症状会消散,所以县医院调整了治疗方案,将高压氧和激素药停了。这让很多群众不理解。

“接触二氧化硫后,从医学角度讲,不能说就是二氧化硫中毒,只能说是接触性反应。因为人吸入二氧化硫后,当时感觉非常不适,一旦离开那个环境,慢慢就好了,也不会有什么潜伏期。我们查阅过很多资料,目前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后遗症。”贾书记说。

记者查看了收费系统显示,在费用项里是“0”,即未收取因二氧化硫逸出到院就诊的病人费用。

贾书记说,从事故发生后到8月,他们医疗人员没有任何休息日,辛苦不说,还不被人理解。虽有工厂的补偿款,但远远不够弥补医院损失,医护人员收入急降,不少人辞职了。

冶炼厂周围农作物大片枯黄

除了人吸入会中毒,二氧化硫对农作物也带来不利影响。在抛沙镇主任科员李江峰和乐楼村主任的带领下,《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来到乐楼村实地走访住户。

记者走进村子,随机敲了一户人家的家门,开门的是30岁左右男子赵仲阳。得知来意后,他指着自家院子里种的菜说,5·27事故逸出的二氧化硫让黄瓜、蔬菜苗都干死了,刚结果的李子和杏子也死了,现在看到的蔬菜是后来补种的。事发时母亲、妹妹和女儿在家,她们身体都受到影响,女儿到现在还偶尔喊肚子疼。他家距离工厂的直线距离一两百米远,挨着工厂外围种的玉米、油菜籽、小麦叶子全部变黄,收割的小麦粒都是瘪的。赵仲阳带着记者出门走几分钟就到了地里,看他种的银杏树,“也就10天时间,叶子就枯黄了。”他说。

不见踪影的污染事故调查报告——甘肃成县5·27二氧化硫逸出事件现场追踪

二氧化硫逸出两三天后的玉米苗已经枯黄

路上偶遇一位70岁老人,他的地紧挨着工厂围墙。老人健谈,但有点耳背,“我们这里是粮食高产区,原先一亩地产油菜籽8袋,现在就产两袋半。”记者问是什么原因,老人摇头说:“天知道,你们看这旁边的冶炼厂,我每年都种油菜籽两三回,种一回死一回,就种菜都把人整死了。看苗子长起来一大片,实际上油菜籽用手一捏是瘪的。”

关于农作物受损这一点,同行的抛沙镇政府李主任并不讳言,因为这并非首次发生,历年来锌冶炼厂污染周边环境、损害农作物的事情时有发生,工厂往往会做出一定赔偿。

“我们按照受损比例和距离来界定,距离工厂300米以内为赔偿范围,300米以外根据专家评估进行赔付。赔偿标准大概在每亩750元左右。”抛沙镇朱副镇长说。

不见踪影的污染事故调查报告——甘肃成县5·27二氧化硫逸出事件现场追踪

村民的田地和冶炼厂围墙仅有一墙之隔

记者采访时,评估工作已经结束,农户已经签字认可。但朱副镇长坦言,目前赔偿款还没下发到农户手中。

记者采访了成县农业农村局的周副局长,他称“我们就是老百姓的代言人,为百姓提供技术服务”。周副局长说此次事故涉及乐楼村6个社311户、630多亩地,每一块地他都走过核查过,农作物赔偿总额77万元,涉及果树6098棵,预计赔偿35万元左右。

但截至10月19日记者发稿,赔偿款仍未发到农户手中。

官方发布检测报告 村民说没见过

周副局长向记者提供了相关农作物和土壤检测报告。记者在报告中看到,土壤样品10个,农作物样品17个。从已知检测结果来看,农作物中二氧化硫含量未超0.05克/千克(国家食品二氧化硫标准)。土壤主要通过检测酸碱度判断污染程度,1个样品强酸性,认定为污染,1个样品弱酸性,认定轻度污染,8个样品在常规PH值范围内。

对于检测结果,“我们把农作物检测报告进行过公开宣传,甚至入户宣传告知,在陇南发布和微信等平台上都公开过了。”朱副镇长说。

但赵仲阳说他并没有见过。他说,县长来过他家查看过,农业农村局的人也在他家地里取过土样和小麦去化验,“但是一直到现在没有给我们看任何结果。”

监管方称冶炼厂环保设施达标

赵仲阳对记者说:“我就说实话,我不造谣,也不乱说。这厂子自从建在我们这里,与我们村民就矛盾不断,刚开始时污染还小,到后来污染越来越严重,一直到这次大规模事件发生。大家不得已就上街了。”要么让厂子搬迁,还大家绿水青山,要么让老百姓搬迁。这就是赵仲阳们的诉求。

对于周边居民的抱怨,锌冶炼厂生产副厂长朱钦德是了解的。

朱厂长介绍说,工厂发生过几次工人二氧化硫中毒事故,企业方及时送医救治,调查原因,每年组织职工体检,强调安全生产,“这是我们企业的态度。”但是,“这也避免不了一些工人违规操作,不正确使用安全防护设施等问题,只能说平时厂子对工人的安全防护知识学习不到位,没有做好安全生产宣传工作,监管不力。”

这次事故定性是设备故障。朱厂长在采访中表示,工厂对设备有定期检修。发生事故的焙烧车间的操作工艺是成熟工艺,并不是高危工种,全国都有同类生产。

据周边群众反映,工厂有夜间偷排废水、废气现象,废渣存放也有巨大环保隐患。朱厂长则称不存在偷排问题,工厂有脱硫塔设施,有将高危废渣经处理去掉重金属后变为一般废渣的环保措施。2016年还上了循环利用生产线,对废渣边堆放边消耗边生产,比如将一般废渣和焦炭渣卖给旁边的水泥厂和砖厂,实现环保利用。

陇南生态环境局成县分局的李副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群众反映的冶炼厂偷排问题,他们曾经搞过几次突击检查,从晚上11点蹲守到凌晨5点,没有发现偷排情况。针对工厂的环保设施,李副局长说:“按环评要求,通过了省市验收。”

车间工人体验过二氧化硫中毒滋味

但记者采访的几个冶炼厂工人,却不太认同这种“官方说法”。

潘文涛的父亲潘兵是冶炼厂的老职工了,亲身体验过二氧化硫中毒是什么滋味。据他回忆,2018年4月1日,他在冶炼厂浸储车间和两个工友戴着防毒面具在进行设备维修,突然感觉头晕脑胀,后来就晕倒了,被送往天水市407医院抢救,后来被认定为工伤,休养了半年多又回来上班。“整个厂子或者周围,你见不到关于生态环境保护的宣传标语。”他说。在潘兵晕倒前的10天,和他一个车间的工友马长安也同样原因被送进407医院呼吸科。此前2年,另一个工人贾文斌也是二氧化硫中毒。两个人情况比较严重,至今仍在家康复。

“车间里全是硫酸,我们戴着的那种防毒面具质量也很次,戴上也能闻见硫酸气味,起不了多大作用。”今年33岁的贾文斌说。他由于病情反复,不能上班,工厂让他去陇南市做伤残鉴定,结果为六级伤残,每个月由厂里发放60%的工资。

工厂为何被居民区包围

对抛沙镇人来说,GDP、就业固然重要,但他们更关心水、土、空气等日常生活安全问题。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镇政府和生态环境局相关人员,他们称做过相关检测,没有发现明显的污染问题。

但赵仲阳记得在2009年左右,有一次工厂管道突然破裂,酸液泄漏,污染了下游河水,整个抛沙镇街道的人都没水吃好长时间。“到现在,我们的水烧开后碳酸钙沉淀很严重。自从那次水污染了以后,他们冶炼厂也自己做过水的化验,但没有给我们公布过结果。但在工厂停工的两个多月时间里,我们深深感觉到空气和过去相比有大变化。”他说。

追溯源头,一家污染企业为何可以跟居民区和学校距离如此近,甚至被居民区包围了呢?

按国家发改委2007年3月13号文件规定:离居民集中区一公里内不得办铅锌企业基地。成州锌冶炼厂选址显然不符合这一规定。

对于工厂建在居民区问题,朱厂长说:“刚建工厂的时候,周边村民住得还没那么近。后来村委会就可以批宅基地建房,房子就盖得越来越近。先有工厂,才有后来靠近厂区的房屋。这也是历史遗留问题了。”

但周边一些村民和学生家长反驳了朱厂长这一说法,他们认为乐楼村早已建制,光抛沙小学至少在上世纪50年代就已存在。成县教育局的高主任也认为学校的存在早于冶炼厂的建立。

不见踪影的调查报告

令《环境与生活》记者奇怪的是,事故发生后,成县政府牵头、县主要领导任组长,成立了由各个相关部门人员组成的调查组,记者采访的陇南生态环境局成县分局李副局长、农业农村局周副局长、卫健局刘副局长等,都是调查组成员。调查组对该事故形成了调查报告,但他们都无法向记者出具该报告,记者也未能从公开渠道得到该报告的任何信息。记者走正式采访渠道,向县政府和调查组申请查看调查报告或采访调查组组长,成县政府以忙于当地的核桃节为由,直到记者发稿前,未有回应。记者通过各种渠道努力,也未采访到掌握总体情况的县政府相关主管领导或调查组组长。

记者同时查看了各媒体和网络平台,除了转发官方渠道的事故简短消息之外,对这次涉及几百人(或说上千人)健康、造成企业全面停产、家长上街的大型污染事件几乎没有详细报道。

成县成州锌冶炼厂5·27二氧化硫逸出发生至今,成县政府遗留了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如农作物赔偿落实问题、病情较严重的学生如何后续治疗、主体责任人由谁承担、抛沙镇的饮用水是否遭受污染等问题,以及长久以来群众反映最激烈的企业选址问题,污染企业建在人居密集和基本农田中心的情况如何处理,这些,都需要政府相关部门本着对群众负责的态度来善后。

截至10月19日,成州锌冶炼厂仍在停产中。对此,本刊将继续关注。

本栏目责编/廖素冰 houlai@vip.163.com

网编:崔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