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新闻 >

“向未来,再出发”社区废弃物管理论坛在蓉举行

发布时间:2020-01-06 17:01:04   来源:季江云    浏览次数:306

就近堆肥破解厨余垃圾难题


继上海推行强制垃圾分类后,北京、广州等多个城市也在陆续实施垃圾分类。然而,垃圾分类后怎么办?对垃圾占比最多又容易腐败发臭的厨余垃圾有什么好的处理办法?近日,由万科公益基金会主办的“向未来,再出发”社区废弃物管理论坛在成都市举行,来自科研机构、公益组织以及国内多个城市居民社区代表近300人参加了论坛。


出席社区废弃物管理论坛的嘉宾在闭幕式上合影.jpg

出席社区废弃物管理论坛的嘉宾在闭幕式上合影


1月18日至20日,由生态环境部宣传教育中心和住建部机关服务中心指导,万科公益基金会主办的“社区废弃物管理论坛”在成都市举行。论坛的主题为“向未来,再出发”,国内外环保领域的专家、公益机构以及社区代表,共同探讨如何妥善处理社区垃圾,并分享各地成功经验。


业主退房事件 倒逼房企重视社区垃圾

在此次论坛11月18日晚间的分享会上,万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陈一梅介绍,万科集团早在十几年前就认识到垃圾问题处理不好会引发严重后果。随后播放的一段视频显示,万科集团本世纪初在武汉市建设四季花城小区,项目区附近有个垃圾场,距离超过2公里,当地政府承诺该垃圾场在两年内予以关闭。然而,直到2004年小区房产基本售罄时,该垃圾场还在运营。诸多业主投诉垃圾场恶臭,滋生蚊蝇,拾荒者焚烧电线外皮产生二噁英严重危害健康等,纷纷要求退房。从那时起,万科集团就开始注意所建社区的环境以及垃圾处理问题。


万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陈一梅.jpg

万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陈一梅


万科公益基金会理事、万科集团监事会主席解冻,也介绍了他当年作为万科总部派往武汉解决业主投诉事件小组负责人的经历。他说当时压力山大,因为总部讨论时有个极端方案,就是接受业主退房,但这会损失上亿元。他说:“在去武汉前,(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跟我说了一句话,‘我们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业主是我们的业主,我们必须与业主一起面对’。”解冻到武汉后开始落实:免费为业主安装纱窗、提供空气净化器;协助政府积极寻找新的垃圾填埋场;与当地媒体充分沟通,以开放心态增加透明度等。他说,在武汉7天,他就瘦了10斤,但也取得了明显效果:业主不再要求退房;由万科接管那个垃圾场,垃圾运走,买土回填;与业主共同种上“万科林”。

解冻说,从那时起,万科在各地的社区建设规划时,就认真考虑垃圾中转站和配电站等设施的位置以及对业主是否方便和安全。“武汉垃圾场事件给我们上了生动一课,就是要认识到我们必须帮助业主,逐步帮助整个社会,以及妥善处理社区垃圾问题的重要性。”

西班牙有专业堆肥师 进入社区指导

在18日晚的分享会上,国际固废协会生物处理工作组成员、垃圾和资源管理独立咨询师唐皎介绍,去年她在西班牙北部巴斯克地区的城镇考察时,发现当地专门处理厨余垃圾的堆肥点确实融入社区了,没有邻避问题,堆肥点旁边就是乒乓球台,小孩子在无忧无虑地玩耍,“我们都闻到空气中有一点点臭味,还有一些蚊蝇,这在我们国家很多地方是不可想象的,你要设立堆肥点,社区内的居民就会群起抵制。”

上海爱丽芬环保联合创始人郝丽琼介绍,西班牙社区堆肥的成功经验之一是有专家的支持,当地陪同她考察的专家雷姆(Rim)是1996年生物学专业的大学毕业,20多年来专门研究堆肥技术,从工业化堆肥到社区堆肥,“他们有雷姆这样的专家作为长期实践者,能为社区废弃物堆肥提供技术支持。反观我国,可能有一些高校的院系在做,但更多是基于书本的理论性陈述,在实践方面还很不足。”郝丽琼还提到,在西班牙专门设立堆肥师对社区厨余垃圾处理贡献非常大。她说,堆肥师是从大学毕业生中选取,经过80小时左右的培训,授予学位且有正式职称,由堆肥师来负责社区的堆肥点管理,每个人负责10个堆肥点。“堆肥师能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一方面保证了堆肥的质量,因为堆肥过程和技术都差不多,管理才是核心。另一方面,堆肥师也让社区更多人认识到堆肥处理的全过程和重要意义,还有,堆肥师这个职业还有上升空间,比如转到政府部门当公务员等,比我们的拾荒者和环卫工有前途。”


在会场上展示用旧鞋可以用来养花.jpg

在会场上展示用旧鞋可以用来养花


在分享会上,主办方还展示了在西班牙做社区堆肥专用箱的模型,它由60厘米见方的纸壳箱组成,嘉宾介绍西班牙当地堆肥箱是木制或PVC材料制成,当地社区里的堆肥箱底部有铁丝网,可以防止老鼠等动物进入堆肥箱,几个堆肥箱连在一起,里面设置隔板,堆肥师可以很方便地把不同腐熟阶段的肥料划转到相应堆肥箱中,充分腐熟的肥料则由专门车辆拉走。

杜祥琬院士:可以化邻避为邻利

在11月19日上午的开幕式上,生态环境部宣传教育中心副主任何家振在致辞时说,我国城市垃圾每年增量达2亿吨,农村增量1.2亿吨,城市垃圾还有存量近40亿吨,与之相对应的是我国垃圾处理的设施和能力却严重滞后,数量惊人的垃圾如果不做无害化处理,会威胁到我们的水缸子、米袋子和菜篮子,进而威胁到我们的安全和生命健康。社区废弃物看似小事,却关乎生态文明建设的大局,希望与会各方以建设可持续社区为目标,共同探索规模化的城乡社区生活废弃物管理模式,并加以复制推广,力求让零废弃的理念在我国社区成为现实,成为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以实际行动回馈社会。


杜祥宛院士作报告.jpg

杜祥宛院士作报告


谈到零废弃,我国“零废弃城市”发起人、中国工程院前副院长杜祥琬院士(本刊6月号曾刊发专访《杜祥琬院士:中国愿景——从无废城市到无废社会》)在开幕式上介绍,“无废城市”提出的理念,就是要把社会从吞噬资源的消耗体转变为资源的循环体,瑞典人提出垃圾就是能源,4吨垃圾等于1吨石油,做垃圾利用的企业已是获利的了,瑞典今后20至30年,能实现完全摆脱对石油的依赖。杜祥琬院士说,从无废城市到无废社会,除环境效益和经济效益外,更重要的是社会效益,解决好废弃物资源化的利用问题,创造共享的美丽空间,使公民都有获得感,这有利于大家健康,也可以化邻避为邻利,有助于社会安定。

英国古道尔爵士:不能从子孙后代那里偷好环境

在本次论坛开幕式上,来自英国的珍·古道尔爵士,是国际知名的动物保护专家、国际公益组织“根与芽”的创始人,她现年85岁了,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封面“常客”。她在26岁就到非洲热带雨林里专门研究黑猩猩,一呆就近40年。她的研究报告显示,黑猩猩的种群数量在短短几十年内因为森林砍伐和偷猎从200万头锐减到15万头。


珍·古道尔爵士在非洲保育黑猩猩(资料图片).jpg

珍·古道尔爵士在非洲保育黑猩猩(资料图片)


《环境与生活》记者注意到,古道尔爵士当天在演讲时,手里一直拿着一个黑猩猩的布偶,她说,“多年前一个美国印第安酋长说,我们生活的地球不是从父母那里继承过来的,而是从子孙后代那里借来的。但我认为,我们是从子孙后代那里偷来的。因为,我们人类砍伐森林、污染海洋、毒化环境,包括黑猩猩在内的很多物种都濒临灭绝,生物多样性被破坏,也危及人类自身的生存。”她提到,1991年创立“根与芽”组织时,成员仅有津巴布韦当地的6名中学生,初衷就是动员年轻人保护动物,保护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到现在全球各地有成千上万个“根与芽”的分支机构,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其中。

古道尔举例说,多年前美国一个湖泊由于污染严重,湖水都能起火,但经过几十年的治理,现在湖水可以直接饮用。“大自然有一定承受能力,我们不要超过它的极限,还要以创造性思维来加快它的恢复。废弃物做成生物燃料、堆肥等都是很好的尝试,我们‘根与芽’组织成员就成功地用废弃物做成引擎并用生物柴油来驱动。”

古道尔爵士举起手中的黑猩猩玩偶说,这是她的一个朋友制作的,而这个朋友是盲人,没有见过黑猩猩,就是凭着触摸和倾听他人的诉说,亲手做成了这个玩偶,“解决环境问题是很难,但再难有这个难吗?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年轻人要用创造性思维来解决当前面临的环境问题,只要不放弃,我们就大有希望。”


珍·古道尔爵士和她的猩猩玩偶.jpg

珍·古道尔爵士和她的猩猩玩偶


开幕式后,古道尔爵士接受了《环境与生活》杂志采访。记者问:“现在不仅南北极冰川融化,在青藏高原上也出现雪线退化,我亲眼看到原来海拔4700米左右的雪线上,现在夏天已出现青草。美国刚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这对欧洲国家的气候政策有什么影响?”

古道尔爵士说:“特朗普的一些政策在欧洲社会更多地被看成笑话,目前欧洲国家包括美国的一些州都在努力践行减少碳排放的行动,只要我们充分动员起来,减碳减塑,就能缓解气候的变暖态势。”

针对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中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如何平衡,古道尔不无遗憾地说:“凡是环保学家和经济学家PK,环保学家总是落下风,政客们也更多地考虑经济增长和就业,但我们环保人不能放弃,我们努力去做,我们就有希望。”

“白骨精”产生的垃圾量 高于普通民众

万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陈一梅在接受《环境与生活》杂志采访时介绍,他们的基金会成立于2008年,目前资金规模约3.2亿元,以“可持续社区”为目标,推动环保和社区的协调发展。基金会当前着重在社区废弃物管理等方面展开工作,此次论坛就是一例,在论坛上有政府部门代表的顶层政策介绍,也有环保专家的前沿观点,还有国内外社区废弃物处理的成功经验,希望探索出可复制可推广的社区废弃物管理模式,打造可持续发展的社区。


零点有数董事长袁岳(左)与万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陈一梅(右)接受《环境与生活》杂志采访.jpg

零点有数董事长袁岳(左)与万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陈一梅(右)接受《环境与生活》杂志采访


零点有数社会发展研究中心董事长袁岳对《环境与生活》说,当前对垃圾分类的重视度大幅提高,但今年的垃圾产量比去年多,值得注意的是调查显示,“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所产生的垃圾量要高于普通民众。现在,垃圾分类和处理的难题在于公众动员程度不足,“传单发了,标语刷了,电视放了,报纸也印了,但社区居民充分动员起来了吗?我看还不够。垃圾处理这个问题,我觉得有8个字,‘信心十足、手段有限’。传统的行政机关如街道办、居委会与社区居民存在一定脱节,对此,万科公益基金会、根与芽等公益组织可以考虑发挥更大作用。”

小学生学堆肥 村民自发保护水源地

11月20日,论坛主办方组织与会代表参观位于成都郊区的社区废弃物处理典型案例。

在成都市郫都区唐元小学,该校在环保组织成都市河流研究会的指导支持下,在校园内利用食堂的剩菜剩饭混合花草树木枝叶来堆肥。《环境与生活》记者看到,在校园一角有砖混结构的半封闭式堆肥房,不同隔间里有不同腐熟程度的肥料,但没有闻到刺鼻气味。校长介绍,通过老师、校工带领学生们堆肥,所产肥料直接施用在旁边小菜园内。但见菜园内种着油菜、小白菜、西红柿等多种蔬菜,校长说,学生们的积极性很高,自己堆肥、施肥、管护的菜园所产的菜,没有化肥没有农药,“吃着放心还格外香”。


成都市郫都区唐元小学的学生介绍堆肥种菜过程.jpg

成都市郫都区唐元小学的学生介绍堆肥种菜过程


随后,代表们到了唐元镇临石村,这个村位于成都市水源地保护区内。当地工作人员介绍,3年前这里的河道都是泡沫盒、农用地膜、酒瓶等垃圾,“人踩上去鞋都不会湿的”。可经过成都河流研究会的走村入户宣传后,该村8名妇女组织起“巾帼护水队”,发起“清源行动”,清理河道垃圾。一开始村民们都不解,甚至嘲笑她们“吃饱了撑的,闲得没事干”。


成都市郫都区唐元镇临石村的巾帼护水队成员,介绍河道清理垃圾经验。.jpg

成都市郫都区唐元镇临石村的巾帼护水队成员,介绍河道清理垃圾经验。


可是,随着河道清理干净了,大家看到环境变好了,也就不再随意向里面扔垃圾了。成都河流研究会又组织专人,手把手地教村民垃圾分类并堆肥处理,做到垃圾不出村就地处理,而村里没条件处理的,比如农药包装袋等,则放在河流研究会设在村道旁的红色垃圾箱内,由农林部门的专车收集、运走,统一处理。临石村的民房院墙上,还画着生活垃圾、农林废弃物处理堆肥还田的示意图。当地居民介绍,堆肥得益于巧妙配方和精细管理,没有恶臭,所产有机肥直接还田,基本杜绝化肥使用,大幅减少对土壤和水源地的污染。


成都市郫都区唐元镇临石村墙上的漫画,显示生态家园闭合循环系统。.jpg

成都市郫都区唐元镇临石村墙上的漫画,显示生态家园闭合循环系统。


在为期3天的社区废弃物管理论坛中,记者认识到社区堆肥的确是处理生活垃圾的有效办法,但实施起来要有公益组织充分介入,动员群众参与,还离不开相应专家的技术支持。

本刊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环境与生活》杂志社。

责编:季江云


网编:刘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