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新闻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地方新闻 >

践行“两山”理念切莫误入歧途——探访冰岛老寨整体搬迁

发布时间:2021-05-02 18:35:49   来源:刘军民    浏览次数:306

原标题:践行“两山”理念切莫误入歧途——探访云南省临沧市双江县冰岛老寨整体搬迁


◎本刊记者  刘军民  摄影/报道


2020年12月4日,云南省双江自治县人民政府以“保护古茶树资源,促进古茶树资源可持续利用,巩固提升冰岛茶品质,造福茶农子孙后代”为由,发布了关于勐库镇冰岛村委会冰岛老寨整体搬迁征收公告,决定对勐库镇冰岛村委会冰岛老寨的土地、房屋及附属设施进行征收。然而,这意图明确,理据清晰的举措却被当地百姓诟病为“胡来”、“坑人”……这种矛盾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当地民众为何对县政府的行动如此质疑?当地在践行“两山”理念的过程中是否误入歧途?

《环境与生活》记者于2021年3月5日和4月9日两次赴冰岛村进行实地采访


冰岛老寨村的四角大门楼.jpg

“班章为王,冰岛为后”

在普洱茶界,一直有“班章为王,冰岛为后”的说法。这里的“冰岛”,指的是云南省临沧市双江自治县勐库冰岛老寨特有的冰岛茶。近年来,以“冰岛老寨”地名命名的冰岛茶,已成为云南普洱茶中的高端产品。

双江县富集茶叶资源,有世界顶级大叶种茶故乡之称。在这方水土上栖息着上万亩千年野生古茶树群落,被誉为“世界古茶树原乡第一标志地”“中国国土古茶树种植基因宝库”。勐库冰岛老寨,是著名的普洱茶产茶村,也是勐库大叶茶种的主要发源地。其所产的冰岛茶,汤色蜜黄,清澈明亮,香气纯正柔和,滋味浓醇,生津回甘,堪称普洱茶界的翘楚。

冰岛村产茶的历史悠久,有文字记载的时间为明朝(1485年前后),而无文字记载的传说却早于明朝。冰岛村委会下辖五个寨子,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冰岛五寨,分别是冰岛、糯伍、地界、南迫、坝歪。五个寨子都产茶,但品质最好的就是冰岛老寨的茶。市场上为了将五个寨子的茶区分出来,就进一步细化,将冰岛寨称为冰岛老寨,以区别于其他四个寨子。

冰岛老寨又称冰岛上寨村,现在叫冰岛老寨组,只有茶农52户。在冰岛老寨的周围是数百年树龄的古茶树,其中有着千年树龄的冰岛老寨古茶树,则被视为冰岛老寨古树茶的正宗源头,它有着唯一性和不可复制性。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冰岛古树茶已经身价百倍,引起茶界瞩目。


冰岛茶最高价达每公斤四万多元

冰岛地处勐库大雪山北麓,海拔高度在1400至2500米之间。群山起伏中树竹交荫,云雾缭绕,雨量充沛,植被覆盖率达60%,有原始和完整的植物链。山青地郁、层峦苍翠、叠嶂连云、清灵毓秀,自然宜茶。

当地人说,冰岛只有两个颜色:绿与白——洁白的云雾萦绕着碧绿的茶树。冰岛极有民族特色的建筑物散落在青山翠谷、白雾碧波之间,仿如一位秀丽的少女,旖旎如画。

在这里,最美的是茶,它神似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茶是冰岛的精魂。来冰岛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去参观这些古茶树。冰岛村尚存500年以上树龄的栽培型古茶树4954株。通往茶地的小道覆满泥土、杂草,站在茶园中,就像翻阅着冰岛的一页页茶史。其中一棵,它显而易见是长老,旁边有块石头上写着“冰岛茶树王”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随时有朝拜者来合影留照,照片被到处传播,可谓古茶树里的网红。寨子后面的山上都是茶树,但要年轻许多。

冰岛老寨户户做茶,家家是别墅大院。门前都挂着自家的品牌标识。这里的建筑物大都在原先的布局上拓展,高低错落。有的巷子小道逼仄、狭窄,保留着以前的格局。60多户人家,与一群古茶树为邻,散布在一个山坡上。巷道四通八达,都走得通,村里人亲和无间,路人随时可以敲门而入,主人也不会觉得唐突,泡茶热情招待,保留着冰岛老寨古老的生活氛围。

在这里,自然与人和谐共处。大自然赋予茶树舒适的生存空间,赋予人类守茶种茶制茶的职责,同时赋予人类丰厚的回馈。直到今天,冰岛的茶商、茶农之多之富之盛,在临沧罕有其匹。

2006年,冰岛茶在中国茶叶博览会上荣获特等金奖。从此,冰岛茶价格一路飙升。冰岛茶的最高价格达4万多元/公斤,最低价格3000多元/公斤,均价8000多元/公斤以上。

2019年春,“冰岛茶树王”单株采摘权的拍卖价是88万元,2020年,“冰岛茶树王”单株采摘权拍卖到99万元,创普洱茶界毛茶原料新纪录。当地农户出租茶地茶树、合作制茶,最高收入达千万元,冰岛也因此被戏谑为双江第一土豪村。显而易见,冰岛茶让这里的老百姓过得富足、安乐。


 “造福”村民的项目引发民愤

如此古树古风古韵,经济效益显著的古村落,自然得到当地政府的重视。

2020年12月4日,云南省双江自治县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勐库镇冰岛村委会冰岛老寨整体搬迁征收公告。公告指出,为了保护古茶树资源,促进古茶树资源可持续利用,巩固提升冰岛茶品质,造福茶农子孙后代,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云南省土地管理条例》《临沧市古茶树保护条例》《双江自治县古茶树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及《中共双江自治县委双江自治县人民政府关于冰岛老寨整体搬迁的决定》(双发〔2020〕44号)等文件精神,决定对勐库镇冰岛村委会冰岛老寨的土地、房屋及附属设施进行征收。立意明确,有理有据,然而此后的一系列操作,却让当地怨声载道。

“美其名曰是保护古茶树和古茶园,保护民族老寨,实际是建设特色小镇,打造旅游景点。这样的项目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毁坏了大量的基本农田,浪费了耕地,县政府相关部门经过实地研究和论证过吗?国家的法律允许这样破坏性的开发吗?这样做不过是要把我们赶出老寨,赶出世代居住的家园。”一位七十多岁的冰岛老人痛心疾首地说道。

“县政府对外说,这里的村民在闹事,但实际上根本没有。”一位常年来此采购的大理茶商表示。

此前,美丽的冰岛老寨即将迎来春季采茶期,却被突如其来的拆迁,整得一片狼藉,面目全非。据老寨的茶农反映,县里要在这里打造旅游胜地——美丽圣山公园,等于是重新建一座城,所有茶农一律移民搬迁,这不仅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极大破坏,还浪费了村民们近300多亩耕地。


84岁的俸奶奶一听搬迁就落泪

2021年3月5日,《环境与生活》记者专程来到双江县勐库镇冰岛村采访。或许是为了防控疫情,当地对外来人员查勘较严。记者搭乘冰岛老寨村民的私家车,在经过检查登记后,才进入这个久负盛名的古村落。

还未进到寨子,远远传来挖掘机和重型工程车的隆隆声,装满拆迁垃圾的大卡车不时在路上驶过。进入寨子大门,一块近两米高竖立的景观石上雕刻着红艳艳、苍劲古朴的“冰岛”二字。周围门前、墙体上书写的各色招牌,昭示出这里曾经的祥和与兴盛。而眼前粉尘四起,满目疮痍,来回穿梭的大卡车和震耳欲聋的挖掘机作业却是现实写照。

冰岛村老寨组一名村民称:“2012年以来,政府就要求建房屋,才几年啊,又要全部拆除搬迁,有的人家2020年刚刚建好房,这不是瞎折腾吗?现在,我们的古老茶园和祖先留下来的老寨被县政府强行拆除,说是‘打造古茶圣山公园’,说是要对我们的子孙后代高度负责,要建什么公园……这样保存良好、有民族风情的寨子不好吗?而且,搬迁计划引来一系列的问题,都还没有解决,我感觉是步步紧逼,处处陷阱,要将我们赶出老寨,侵占我们的古茶园啊!”

“想要美化我们的村寨,发展保护古老茶园,要符合国家政策,但如果是胡来,我们坚决反对!”一位60多岁的村民这样说道。

84岁的俸奶奶,正坐在自家院里和儿媳妇围在火盆边上拉家常,记者走上前与她们说起老寨的拆迁。此时,俸奶奶禁不住热泪盈眶,用手抹去眼泪。

看到此情景,记者询问坐在一旁的俸奶奶儿媳妇。她说:“从今年2月以来,我们得到通知说寨子要全部拆迁,所有茶农都得搬,而且马上断水断电,果然第二天就停水停电了,寨子里的网也断了。一提到要搬迁,我妈她们这辈老人就流泪,她们哪里都不想去,就想守在辛苦几辈子的这点故土上,家里一来人,她就担心是来要我们搬迁的。”


“我们人在流泪,古茶树也在流泪”

冰岛村村民李先生算是寨子茶农中的大户,他告诉《环境与生活》记者:“我家有30多亩地以前被地方政府征收了,说是每棵茶树赔偿5元,这么多年了,至今也没给。”

李先生说:“我们寨子的居民,过去主要以傣族为主,后来不断聚居了拉祜族、佤族、汉族群众,人口不断增多,寨子也逐渐扩大。自古以来,寨子里的风气很好,没有吸毒,赌博,胡作非为的人。大家都安分守己,自主创业,发展茶经济,改善了自己的生活环境,提高了自己的生活水平。”

李先生的妻子这样形容:“我们寨子里,有的人家房子已经被拆了,变为平地,我们人在流泪,这些因为拆迁被污染的古茶树也在流泪。”

2017年,冰岛老寨茶(冰岛正山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通过国家质检总局审查,成为地理标志产品。

2017年,冰岛村荣获中国生态文化协会组织专家评选的““国家级生态文化村”称号。

如今,老寨大规模搬迁,舍弃原生态改建人工化的公园景区,在土地规划、生态环境保护等方面,是否合理?有一名冰岛老寨茶农认为,对于冰岛村目前拆迁的项目性质、规划方案等,茶农们应有知情权,县政府事先也应该与当地茶农沟通与协商。


“村民们千万个不愿意”

有张姓村民告诉《环境与生活》记者:“我们不知道冰岛拆迁是什么项目。迄今为止,县政府部门未公开任何规划书、批复文件等书面材料,就是 2020年12月5日晚上,双江县委有领导带领勐库镇邱镇长等人到村里组织群众会议,说是要让大家搬迁,当时没有一家愿意搬迁。从那以后,县政府、镇政府就用各种手段来做我们的工作,让老百姓签字。现在,有的搬了,有的没搬。政府让我们搬离老宅基地,村民们千万个不愿意,我们就想看到搬迁的文件是怎么说的,而且在我们的基本农田里建房子有没有履行合法的手续?可现在说理都没有地方!”

记者问道,“目前被强拆的房子盖起来大概多久了?有房产证吗?”

张姓村民回答:“村里许多房子是在2011年至2018年重建起来的,我们是在自己的宅基地建房子,没有房产证。每家每户花的钱不等,有的花了150万元,有的花了300万元,更有人甚至花了2000万元建起来。4年前,我自己在原有老宅上盖起来的房子有548平方米,花了将近500万元才全部建好。”

关于目前县政府对拆迁房屋的补偿标准,张姓村民说:“县政府的补偿标准是,砖混结构1460元/平方米,框架结构1800元/平方米。政府指定一家评估公司对我们的房屋进行评估,这家评估公司没有提供相关的红头文件、印鉴,也没有书面和参照的确切标准。”

一位李姓村民说:“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茶与人共同生存,古茶树离开人,就像被抛弃的孤儿,我们不同意搬迁!祖祖辈辈留下的宅基地是我们几代人生活的乡情,人都走了,谁来保护自己的村落和古老的茶园,谁来管理古茶树?我们是有义务积极配合县政府各部门的工作,但执政为民,我们也有监督的权利,请县政府按照事实给老百姓合理合法的解释,县政府更要体恤民情,带领我们走正确的道路。” 

另有一名李姓村民伤心地告诉《环境与生活》记者:“我2013年开始建房,到2016年才建好。当时搞新农村建设,我没有钱建房,政府工作人员就来逼着我建房,还说建一层补贴3万元,建两层补贴5万元,我房子建好都4年了,可补贴却是一分钱没见到。当时,我为建房贷了好多钱,我承包茶树拼命干,一边挣钱一边还贷一边建房,终于有了新房,这又要搬迁!建房花了我200多万元,我实在承受不了。还未脱贫致富,难道又要返贫吗?现在国家不让在基本农田建房,我们搬迁到农田里可以长久吗?而且那里下面有一条河,一个冰岛湖,排污治理怎么搞?我们看到了环境有污染的危险,县政府难道不知道吗?我希望县政府给老百姓一个合理合法的解释。”

冰岛王姓村民说:“我们不清楚县政府的规划,也不了解项目性质,政府不与老百姓沟通协商,说拆就拆,让你搬你就得搬,连个红头文件都没有。我2016年9月将老房子拆除,经过两年才建好,连装修总共花费近300万元,结果给我们口头协商的是框架楼,按照1800元每平米计算,这不是坑人吗!可如果不搬,他们使用各种手段,从各方面给你施压。”


搬到山下的农田里盖房子

“我与大家的态度一致,不同意搬迁。到底是搬迁还是征收,总得有明确的文件,希望县政府能拿出国家相关搬迁及征收的文件和政策。搬迁地点属于冰岛老寨所有的基本农田,被征收之前告知我们是为了种植原因,可现在却要开发房地产,这是坑茶农还是坑国家?”村民王某愤慨地表示:“几百年来,冰岛老寨的宅基地约占地100亩,而农田是300亩以上。如果按照国家目前的政策,保护自然生态,保护耕地等政策,搬迁到新址,占用了大量基本农田,这不仅对生态环境破坏很大,还浪费资源,让老百姓遭受巨大损失,怎么算都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为何不把几百亩基本农田恢复水稻用途,而是变成开发区?为何要在山里建造一座城市?为何非要让老百姓退让宅基地?我们都生活了好几代了,怎么就成了违建?那在几百亩农田里盖住宅就属于合法建筑吗?”

村民张先生甚至表示:“整个搬迁征收项目问题很大。我们通过信访的形式,逐级向云南省政府、云南省自然资源厅、临沧市自然资源局询问了此事,以上政府部门分别就我们所反映问题给了书面回复: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的回复是,未收到‘冰岛老寨整体搬迁征收项目’所涉地块的用地报批申请;云南省自然资源厅的回复,也是尚未收到‘冰岛老寨整体搬迁征收项目’用地预审报件材料,该用地预审文件不存在;临沧市自然资源局的回复是,经与双江自然资源局了解,该项目未办理‘一书两证’。” 

一位退休后返回该村的老干部直言不讳地告诉《环境与生活》记者:“如今让我们搬迁到山下面的农田里盖房子,那里深沟低谷,每年雨季经常发洪水,山体滑坡、泥石流时有发生,一点安全保障都没有。可县乡政府干部说:‘让你们拆你就拆,前期拆的有政策可以享受,越到后来的越不享受政策,国家的政策是制定给听话的老百姓的。谁不听话到了最后就用法律来处理你。在双江这个地方,只有县政府才是最权威的。’”

在采访中,《环境与生活》记者不断听到县乡干部和工作人员给还未搬迁的村民做工作,俗称“慢慢击破你的底线”。而已经搬迁到临时安置点的茶农,大多数显得很无奈,受到损失不说,在临时安置点还不知要熬多久。目前,县政府似乎骑虎难下,既要采取各种手段对还没有搬迁的茶农进行搬迁,还要给已经搬迁山下的茶农有个交代。


项目未向上级有关部门报批

没有“一证两书”,未向上级有关部门报批,就堂而皇之地搞搬迁、搞开发、上项目,真的是在为民谋福吗?据了解,自2019年至今,开发商已经换了三波。

《环境与生活》记者通过多方了解,联系到之前参与过该项目开发事宜的有关负责人员。这位负责人员称,他们原以为这个项目手续齐全,当地政府与村民们都已经达成一致,沟通协商好了所有事项,但他们在开展工作一段时间后,才发现并非如此。

这位负责人员称,从项目立项来说,首先环评过不了关,当地政府大张旗鼓声称要保护古茶园和古茶树,实际上每一棵茶树都是茶农的命根子、摇钱树,茶农保护得“像眼珠子一样”,而县政府的保护举措一是强行拆除山上茶农的住宅,重新建设旅游观光景点,对古茶园的生态环境破坏严重;二是在山下河道边征用茶农原有的耕地大搞建设,将大量污水排入冰岛湖,造成土地严重浪费,湖水严重污染。

关于该项目的官方发声,《环境与生活》记者查到双江县政府网站2019年11月1日发布的一篇报道。这篇题为“双江自治县举行勐库冰岛茶小镇建设项目开工典礼”的报道称:“10月31日,双江自治县在勐库镇冰岛村委会冰岛老寨大坝子田举行勐库冰岛茶小镇建设项目开工典礼。”在开工典礼上,双江县领导讲话指出,“勐库冰岛茶小镇创建工作依托双江丰富的茶叶资源优势和冰岛茶品牌影响力,通过以冰岛茶的品牌效应和区位辐射带动周边生态指标和旅游产业良性发展,以冰岛茶特殊制作工艺带动人才引进和就业率的提高,最终以冰岛茶的品牌优势带动全县茶叶产业的转型升级。项目建成后,必将有力推进双江茶叶产业转型升级,厚植茶文化底蕴;必将有效发挥战略支点作用,带动双江乡村振兴发展;通过特色优势资源的集中开发,促进茶旅一体化融合发展,引爆双江经济增长新动能,对提升双江县城镇化质量,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令人不解的是,勐库冰岛茶小镇于2017年,就在云南省委、省政府的关心、重视下,被列为全省第一批创建小镇名单,于2019年10月31日开工建设。那么,“冰岛老寨整体搬迁征收项目”究竟有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准?有没有取得“一书两证”?

目前,勐库冰岛茶小镇建设已完成了大坝子田核心区三通一平、地勘工作,展示中心主体已封顶,顶部茶叶造型拉膜正在安装。

“忽视了国家法律和政策”

冰岛老寨发展到今天,茶农们自力更生、自主创业,逐步完善和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特别是近十年的迅速发展,他们都逐渐富裕起来,基本达到小康生活。但是突如其来的拆迁,就像给了他们当头一棒。

据双江县人大一位喜好茶文化的干部透露,打造冰岛小镇和古茶圣山公园的方案既没有经过上级主管部门的审批公布,也未经国家和省市国土部门、建设部门、环保等部门审批。

双江县国土部门一位干部在接受《环境与生活》记者采访时称:“县里目前的这种做法忽视了国家法律和政策,忽视了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既要保护耕地,更要保护自然生态的要求。更忽视了当地村民依法享有的合法权益。拆迁搬迁工作私下里被叫做‘三乱工程 ’——乱规划,乱指挥,乱建设。”

4月9日中午,记者来到冰岛老寨组搬迁村民临时安置点,有部分搬迁下来安置的村民,已经做起了今年春茶的初制加工,有的还在装修,大多数临时安置房看上去还都空着,只有一小半的临时安置房开着门,设有门店和欢迎客商洽谈喝茶的茶台。有的茶台前三三两两坐着几个喝茶的人。

《环境与生活》记者随便走进几个开门迎客的门店里,想了解他们搬迁安置的情况。一位王姓茶老板,云南财经大学毕业,曾经是临沧市某银行职员,据他说:“我以前在临沧一家银行工作,后来我回来专门经营我的茶山。从去年开始,县政府就说要打造特色小镇,保护古茶树,保护古茶园,县政府领导多次给我们开会做动员工作,让大家早点搬迁,我们觉得,既然县政府要求搬迁,肯定是有原由和政策的,迟搬还不如早搬。所以我们去年年底就搬迁下来了。当时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没有办法,县政府下了决心要你搬,你不搬他们会慢慢击破你的底线,迟早让你搬走,县政府采用的政策是你早搬迁,还能享受到很多优惠政策,例如补偿、找搬家公司协助免费搬家等,你一旦不搬,到了最后就给你采取强行搬迁,当钉子户处理。”

这位姓王的老板还告诉《环境与生活》记者:“县政府保护古茶树是正确的,因为你看每年到了采茶季节,寨子里车满为患,再加上最近几年还举行一些活动,就那些来来回回的车辆的尾气排放,对那些古茶树的污染就很严重。这样把人们搬迁下来,将车辆集中停放在下面,杜绝车辆的进入,那样才能起到保护古茶树的作用。”

但已搬迁到临时安置点的村民俸先生说:“我们的临时安置房,现在干什么都不方便,前几天一下雨,雨水全流进屋里了,太阳一晒,闷热得我待不住,而且存在很多安全隐患,我们做饭用的全是液化气和明火,如果谁家一不小心失火,这一排房子就全毁了,还很可能会伤及人身财产。

安置点目前的环境对于山上的茶农来说,既不适合储藏茶也不适合做茶,最主要的原因是山上的海拔要比山下高出好几百米,而且自然空气流动和通风情况非常好,山下一到春季,就很闷热,前段时间下点小雨,临时安置点的塑料房就开始漏雨,以后进入夏季,雨水多了更糟糕。”

《环境与生活》记者离开安置点时,周围的施工作业还正在进行,一个造型奇特的停车场正在修建中,很多来冰岛购买春茶的茶商将车辆停放在安置点施工现场外的公路边上,这里的检查点严禁所有外地车辆驶入冰岛村。

4月9日下午,《环境与生活》记者来到双江县委宣传部,申请采访冰岛老寨建设美丽乡村事宜,宣传部的唐女士以“疫情期间,严防严控”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事实上,《环境与生活》记者就在前一天的4月8日上午,第二次到了冰岛村,还现场观看了冰岛茶树王的单株采茶开采仪式。当时参加该仪式的就有双江自治县的一位副县长,还有双江县生态环境局局长。当天,该村原有的老停车场停满各种车辆,古老的茶园里人满为患,大多数人连防护口罩都没戴,活动举行得轰轰烈烈,场面与 “疫情期间,严防严控”相去甚远。

就在《环境与生活》记者发稿前,有村民反映:“4月19上午,政府部门来人用挖掘机将村里的公共道路挖断,阻碍通行,目的就是逼迫还未搬迁的茶农搬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