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企业您的位置: 首页 > 绿色企业 > 绿色企业 >

启迪环境主动请缨战医废

发布时间:2020-05-20 14:35:37   来源:郑挺颖 杨方静    浏览次数:306

实习生 杨方静 本刊记者 郑挺颖

 

在举世关注的武汉“战疫”期间,医院短时间内产生的大量医疗废物无法得到有效、安全处理。在疫情暴发的严峻时期,启迪环境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领导层紧急部署,固废及再生资源中心火速集结11名勇士,组建驰援武汉抗疫工作队。这个危难之际显身手的精英团队挺身而出,逆行千里,火速驰援,最终不辱生态环境人的神圣使命。近日,《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采访了启迪环境固废及再生资源中心的赵燕妮、房建忠,听他们介绍这次驰援的过程,以及他们用到的医废处置技术。

12.jpg

2月11日,启迪环境驰援武汉的医废应急处置工作队刚刚抵达武汉,就开始研究场地布置方案。(本文供图:房建忠)


疫情期间,湖北各大医院医废暴增,原有处理能力明显无法应对以确保日产日清,启迪环境驰援武汉抗疫工作队在抵达武汉后,是如何迅速开展工作的?其中遇到了哪些困难,又是如何解决的?《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于5月9日采访了启迪环境固再中心副总经理赵燕妮。


主动请缨是因为有底气


回忆起这次驰援湖北,投身到武汉战疫第一线的医疗废物无害化处理,赵燕妮还是有点小激动,“从春节前到疫情期间,我们公司医废处置业务板块的同事都没休息,大家都一直关注着武汉第一线的疫情。随着武汉确诊病例持续增加,医疗废物每日产生量越来越大,我们希望从专业角度为武汉战疫贡献一份力量。2月7日,公司连夜开始策划编制驰援方案、动员组建团队并确定相关负责人、组织协调设备、与湖北省生态环境厅相关领导沟通,分头开始启动。在武汉市生态环境局回函同意我们驰援以后,我们兵分三路,从北京、内蒙、山东三个不同地方自驾出发,于2月11日抵达武汉并集结,共有11人参加驰援。”


当初主动请缨到战疫第一线去,赵燕妮和记者解释了她的思考,“我自己的专业就是环境工程,毕业后一直从事危废医废处理处置相关工作,对全面做好这项工作有底气,也有自信。另外,目前特殊时期,人员的安全防护方面会是重中之重,专业的人去总比非专业的人更多一份保障,同时作为一名生态环境行业从业者,更应在紧急关头往前站一步。”

医废应急处置工作队在武汉江夏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废物应急处置设备


那么,设备落地选址又是如何考虑的呢?赵燕妮解释:“我们最开始去了武汉金银潭医院现场踏勘,但那边场地条件并不适合设备落地及开展日常运营操作。经过综合考虑,设备最终落地到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内污水处理站的边上,也是贴近医院出口的位置。场地确定以后,设备也即将抵达武汉。下午5点设备到场开始吊装、我们连夜开始安装,在2月12日安装完毕,接着开始设备调试。”


医废应急处置工作队在武汉江夏第一人民医院的应急处置现场


一个配电箱配件成大难


不过,过程也不是那么轻巧,“在整体过程中碰到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对武汉战疫封城期间的物资筹备困难,估计不足。当时,因为我们的设备也是临时紧急调过去的,差一个配电箱配件,武汉当时所有的店铺都不开,当时为了找配电箱里面缺的配件,确实是折腾了好大一圈。”她还补充说,“从13日开始试运营,设备在投用以后,又经历了大风、下雨、下雪、降温等恶劣天气条件,给我们的现场运营增加了不少难度。不过,从2月13日到4月9日撤场,除了设备有两次停机维修保养,基本上设备都是连续运行的。”

2月21日,启迪环境驰援武汉的医废应急处置工作队的一名队员在检查医废包装。


针对公众关心的疫情期间医废暴增问题,赵燕妮说:“以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为例,非疫情期间,每天产生的医疗废物大约是15桶,我们到达的时候,每天已经达到了80多桶,外运处理的量又很少,因为那时整个武汉市各大医院的医废暴增,翻了好多倍。所以,武汉市既有的医废处理设施是忙不过来的。医院的暂存库也都堆满了。”


“我们设备处理能力是每天1.5吨,总共处理的医疗废物大概是50多吨。一开始,我们的设备甚至是24个小时运行,一直到3月10日左右,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医废产量也渐渐下降,再加上武汉市在2月中下旬开始采取很多措施,比如说建立临时暂存库,增加了像我们这样的移动处置装备,处置能力确实得到了一个提升。”


那么,在工艺流程方面,又是如何考虑、选择的呢?赵燕妮讲解:“像一般情况下医疗废物,如果采用这种非焚烧类工艺流程,可以先灭菌,再破碎毁形,也可以先破碎毁形再灭菌。我们本着谨慎原则,在医废送到处置点以后,我们选择先灭菌,再破碎,在处理流程的最前端先实现灭绝,把二次传染的风险降到最低,再进行后续的正常破碎。”


选用高温蒸汽工艺大有讲究


在具体技术的选择上,赵燕妮耐心解释:“非焚烧类的技术我们有高温蒸汽灭菌、微波。这一次选用的是高温蒸汽,主要是考虑到它的灭菌效果更好,设备的稳定性、自动化程度较高。焚烧类技术虽然处理效率高,但是焚烧类设备的系统比较复杂,操作工作强度大,病毒二次传染的概率大,而且焚烧设备的烟气净化系统不是很稳定,故障率高,环保排放达标难度更大。从后期设备的连续稳定运行、排放达标,我们最终选用高温蒸汽工艺,从现场最终的情况来看,也确实是比较有保障的。”


赵燕妮坦言,启迪环境多年来专业运营危废、医废的处理,相关管理制度等都很成熟了,现场运营人员的思想素质、技术水平,都是按高标准去选择精英队员,这些也为这次驰援武汉取得成功提供了保障。


新冠肺炎病毒是一种很罕见、特殊、狡猾的病毒,它的潜伏期较长,但是赵燕妮介绍,其处理技术与对待其他医废没太大不同,只是杀菌灭菌的时候更加严格。


移动式设备贵在能应急


为什么要用移动式的处理设备?赵燕妮强调:“目前,平常肯定是没必要的,但原有固定的设施处置能力不够,没法及时、全部清运并妥善处理,在这种情况下,要提升应急的处置能力,移动式设备就地无害化处理是非常好的一支补充力量。”


在武汉两个多月,处理的医废更多的是防护类物资,像大量的口罩、防护服、医用手套,病人用过的枕头、被褥,包括隔离病房的剩饭剩菜都属于医废。赵燕妮说:“对医疗废物采用高温蒸汽灭菌处理后,它的形状没变,但是已经达到无害化了。 我们先灭菌,再破碎,更重要的是为了毁形,防止非法的再次利用,破碎完出来的物料,从本质上已经等同于生活垃圾了,属于一般的固体废物。”


几种主流工艺各有利弊


5月10日,《环境与生活》记者又采访了启迪环境固再中心危废医废事业部副总经理兼技术总监房建忠先生。


房建忠向记者介绍了此次战疫所采用的技术、设备、工艺房建忠说:“我们公司服务的区域比较广,除了武汉,启迪环境还参与多座城市在疫情期间的医废处理,比如宜昌、淮南、宿州、亳州、佳木斯等。这些城市各有特点,所以也用了不同类别的工艺、设备和技术。高温热解、焚烧、高温蒸汽蒸煮,还有微波消毒等工艺,我们都有应用,比如我们这次支持通辽和满洲里战疫的应急处置设备,就选了微波消毒工艺,在武汉的应急设备和佳木斯的医废处置设备,采用的是高温蒸煮工艺。在宜昌、宿州、淮南等地,采用的是高温热解焚烧。我们都是根据当地的医废特点和产量,来确定用哪些工艺。最主要的是,目前我们用到的这几种工艺都能有效地消灭医疗废物中可能存在的病毒病菌等,这也是第一要务。”


房建忠还介绍了高温热解工艺,“淮南单纯是用高温热解。高温热解工艺有两个室,第1个室叫热解室,第2个是叫二燃室。热解室里面控制在750到850摄氏度之间,出来的大部分是可燃性气体,这些气体再进入二燃室充分富氧燃烧,这种工艺的好处是燃烧得比较均匀、彻底,工况稳定,烟气温度、流量等波动相对较小。”

启迪环境驰援武汉的医废应急处置工作队引起了江苏省医疗支援队一位院内感染管理负责人的注意。2月21日上午9点,两位感染控制专业的大夫(图中穿红色上衣的两位)来到医废处置现场,非常耐心地边讲边示范防范细节。没有邀请,没有安排,这两位大夫只是看到了启迪环境这群人,就主动过来做防护指导。


随后,房建忠对这几种工艺的优缺点进行了比较,他解释:“高温蒸煮和微波只是灭毒和毁形,适当地减少了医废的体积;焚烧工艺做得比较彻底,无害化和减量化的效果特别明显。疫情期间的医疗垃圾密度低、体积大,医护人员废弃的隔离衣、防护服在机器破碎时容易发生缠绕,这些特征不利于毁形,也不利于高温蒸煮设备单位处置量的提升。但因为密度低,含水量低,热值高,比较有利于焚烧。”

4月初,启迪环境驰援武汉的医废应急处置工作队的11名勇士在设备关闭前集体合影。前排左一为房建忠,前排中间为赵燕妮。


哪一种工艺更有前途?


《环境与生活》记者又问房建忠,那究竟哪种工艺技术未来会应用得更多?房建忠仔细分析:“这不好一概而论。如果单纯从技术和对医废的终端彻底处置来说,一座城市的医废日均产生量如果在5吨以上,从技术和适应性上说,高温焚烧是最直接、处理最彻底、最适合的一种工艺。100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会让全部有机物焚毁后变成烟气,焚毁率高,灰渣产生率20%左右,体积减少了80%左右,废渣也便于处理。但是,焚烧技术的门槛高、投资高,不适合医废规模小的小城市。医废日均产生量在3吨及以下的城市,我建议用高温蒸煮的工艺比较好。如果医废的含水率适当,状态相对均匀,产生量不是特别高,则比较适合用微波消毒工艺。”


灵活调整工艺流程


房建忠强调,疫情期间的首要任务是把医疗垃圾无害化,在设备和运营技术方面,启迪环境进行了以下几点创新和整改。第一,在保证设备核心功能点的前提下,尽量简化工艺环节。疫情期间,大部分医废是隔离衣、防护服和少量的药品和针具,但是医废产量又成倍增加,在武汉应急处置项目上,他们选择把工艺末端毁形工艺去掉,消毒后直接由市政部门专车收集与生活垃圾协同焚烧,整个生产周期相当于减少了约一半。第二,根据疫情期间医废热值高、密度低、体积大这个特点,在其他焚烧项目他们还对设备系统进行了运行模式调整,重新核实和调整进料频率,供风方式,提高单位时间的进料量,延长了设备的稳定运行周期,保证医废的焚毁率以及烟气参数达标。

启迪环境的医疗废物应急处置设备最终落地到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内污水处理站的边上,这是2月21日,设备正处于运行状态。


提到设备的优化和灵活调整,房建忠还说道:“在疫情期间,因为装医疗废物的箱子采购源多样,不同生产厂家的周转箱存在局部不统一,对自动化的生产线造成很大干扰,我们就对处理系统的后台程序进行优化和调整,并适当调整传感器的动作范围,使它更适应在标准上限或下限的包装形式。”


那么,疫情期间和非疫情期间对设备工艺的需求是否有所不同?对此,房建忠耐心解释:“疫情期间,在应急处置中我们核心的任务就是无害化灭菌、消毒。非疫情期间,定点的医疗废物处置点则是要实现无害化、减量化,兼顾资源化,实现运营规范,环保达标。


本刊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环境与生活》杂志社。


责编:郑挺颖


网编:于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