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您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

韩国人对精英教育信心不再

发布时间:2016-09-06 11:00:00   来源:    浏览次数:306

韩国人对精英教育信心不再


“如果你没能力,那得怪你爸妈。”郑维罗2014年被梨花女子大学录取后,在社交媒体上写下了这段话。事实上她母亲崔顺实使出浑身解数,使梨花大学为她量身定做了招生政策,得以金榜题名。上个月,韩国法院裁定此事中9个人参与暗箱操作,给勤奋学生造成了空虚和背叛感。

韩国大学曾被视为社会流动性的来源。富裕家庭为栽培孩子在私教投入上一掷千金,2007年时有3/4的学生上过私教课,坊间流传着读好大学的条件是“爹的钱财,妈的消息,孩子的耐力”。许多人认为富裕和有影响的人不仅舍得投资教育,还像前总统闺蜜一样将社会系统玩弄于股掌之间。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18~33岁的韩国人只有1/5相信成功来自于努力,在谋职方面许多人会大谈“背景”。种种不公平令人烦恼不堪,年轻人失业率今年年初打破纪录。

鉴于这种形势,5月上任的文在寅总统承诺,孩子的未来不应由父母的钱包决定。由于郑维罗当年笔试成绩糟糕却取得了面试的满分,新的教育法案要求所有大学面试必须有录像或者书面记录。


1.jpg

英国《经济学人》7月22日


大脑下载“ISIS病毒”的孩子们


穆罕默德3年前只有9岁,当时他父亲常带他观看有关ISIS“解放”城市、斩首敌人的电影。现在他回忆起那些画面仍激动不已,坚持可以“杀死那些不信者”。小家伙对ISIS的崇拜令他叔叔拉伊德忧心忡忡。拉伊德给他买了平板电脑,让他到难民学校读书,试图教会他什么是好的穆斯林,可孩子仍对“圣战”心有向往。拉伊德说:“大脑一旦下载了信息,就不容易被删除。”

ISIS投入许多资源给被占领土上的孩子洗脑,它用赠送礼物和宣传片的方式把孩子带到训练营里。

在ISIS控制的学校就读的孩子,课程趋于极端主义,例如在数学课上孩子们会说“1颗子弹+2颗子弹=3颗子弹”,而不是说“1个苹果+2个苹果=3个苹果”。ISIS带来的挑战比其他极端组织严重得多,因其像国家一样开展教育和医疗的运作方式,使其地盘上的孩子更易受极端思潮影响。


2.jpg

美国《新闻周刊》7月14日


印度治理脏河有多难


在印度加尔各答南部14公里的郊区,72岁的阿纳斯·格苏尔指着一条发臭的下水道说:“孟加拉湾的货船曾在这个港口停靠,这里曾是古代甘加河。”鲜为人知的是,如今流经豪拉(印度东部城市)大桥的甘加河是城市周围蜿蜒75公里、臭臭的黑水沟。

这条被垃圾淹没的古老河流如今被疟疾、登革热、霍乱病毒和蚊子所吞噬,数十年来一直困扰着加尔各答。许多清污的想法都因腐败和政治上的权宜之计无法施行。

治污的一个设想是在高潮水位期间让海水流入河流,从而在退潮期间将垃圾带走,海水是天然净化剂,能杀死细菌。但项目的实施遭遇了很大的困难,因为两岸拥挤的贫民窟中住着大量城市贫民,该地区已然是为这些贫民利益做代言的某些政府官员的票仓。拆迁从未列入政府议程,因此无法进行任何清理行动。而其他不在这片地区生活的中产阶级居民却满心希望甘加河得到彻底治理。非政府组织和环境团体有信心能最终解决问题。


3.jpg

印度《瞭望》杂志 7月31日


台湾核电投资不该付之流水


再生能源热潮方兴未艾:沃尔沃汽车刚宣布转型,未来将停止生产纯燃油车;今年6月,青海省创下连续7天全以干净能源供电的纪录;德国上半年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达到了创纪录的35%。这些成果激励了更远大的目标——“百分百再生能源”,这让减碳看似很容易。其实,就算风力和太阳能在有些日子可提供一地的全部电力,再生能源还是只供给了全球电力总产出的8%。煮食与暖气也是碳排放的主要来源,却很少有人谈论再生能源(在这方面)的可能性。交通也是一大挑战。尽管电动车销量与日俱增,但电动货车与电动飞机,都还是遥远的梦想。

地球现在最需要的是减少温室气体,把焦点集中在风力、太阳能等绿能,不啻排挤了其他减碳路径。台湾过去数十年在核电上的投资,不该付之流水。德国因为核改烧更多煤,反而造成碳排放增加。印度去年光是新增空调消耗的电力,就是所有新增太阳能发电量的两倍。《巴黎协定》明确指出,应该花更多力气设定减碳目标,而非再生能源目标。过去3年,全球碳排放已经稳定,这很激励人心,但要减缓全球暖化,碳排放在未来数十年必须要剧烈减少。   

        

4.jpg

中国台湾《天下》杂志7月19日


                               (刘国伟/供稿)